养殖饲料

 养殖饲料     |      2020-04-21

上世纪初,中国大闸蟹躲在商船的压舱水里,偷偷摸摸从中国“移民”欧洲,从此在欧洲江河里横行霸道,一蟹独秀,如今德国的淡水蟹种,有且仅有这欣欣向荣的中国蟹。不过这蟹还不满足于一家独大,还要毁渔网,伤鱼类,坏堤坝,据说累计损失已达8000万欧元。那边厢螃蟹愁煞欧洲人,这边厢美国人鱼大战正酣。这鱼去得晚一些,是上世纪70年代过去的,但不是像螃蟹那样偷渡过去的,而是美国主动请过去的客人。这些客人过去帮助清理池塘里疯狂生长的水草和藻花,外来的和尚好念经,鱼儿们联手作战,埋头苦吃,不负众望,迅即战功赫赫。这“亚洲鲤鱼”可不能望文生义,这可不只是跳龙门的鲤鱼,而是美国人对青鱼、草鱼、鳙鱼、鲤鱼、鲢鱼等8种鱼的统称。在那里劳苦功高之后,鱼儿们继续如鱼得水,虽只有鳞片,亦不失大闸蟹盔甲的霸气,反客为主称王称霸,一样没有天敌,一样所向披靡。这些鱼之霸气侧漏,把美国陆军工程兵团都惊动了,在2014年1月,应奥巴马总统之意,向国会提交了防止亚洲鲤鱼进入五大湖区的周密计划,准备拍出180亿美元,不惜25年的时间,建堤坝来拦住亚洲鲤鱼。由此可见,美国的经济目前比欧洲景气,财大气粗堪称大手笔;由此可见,鲤鱼跳龙门的故事美国人真没听说过,这才敢无知无畏地想出来筑堤挡鱼的笨招;由此可见,堤坝对大闸蟹的无可奈何,美国人也是孤陋寡闻的,还就不怕大闸蟹老乡沿水路来帮鱼儿们的忙。话说鲤鱼老家的大多数人还是比我觉悟高的,准备发扬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跃跃欲试加入人鱼大战,毫不犹豫站在人这一边,盛情邀请亚洲鲤鱼把家还。亚洲鲤鱼在电商们紧锣密鼓的筹措下,真还就在这些天高调返乡了。只是这返乡的路并非高歌猛进。首先,这些亚洲鲤鱼也是中国淡水鱼的当家主打,自产自销,比大闸蟹充足多了。虽说这些鱼在异国他乡随性生长,身形肥壮,有不少亚洲鲤鱼长到了一米多长,体重近百斤,正是瘦小离家肥大回的别样注解,不过在外头的河流里是老大,回家来在餐桌上的比拼则未必。千里迢迢赶来在饱和的市场上分一杯羹,不是件容易事。再则,吃鱼吃鲜,从鲜字的组成也可知一二。但这还乡的鱼先冷冻再解冻,鲜美就大打折扣了,身价也大打折扣了。原本市场上这些供应充足的鱼类,也就每斤不到十元人民币的地板价,留给这远道而来冻鱼的降价空间实在不多了。当然,这鱼是吃洋墨水长大的,沾了洋字就抬了身价,而且是自由自在纯野生的,在崇尚纯天然的当下,野是天然的极致境界,可遇不可求,身价也就高了。愿意做这接鱼回家生意的商家,也就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盘算的。话说,河流湖泊的污染,好比从这水里捞出来一滴墨水,美国也是一路污染着跌跌撞撞走过来的,遥想当年,不就是水体富营养化而水华泛滥,才请鱼儿们来救驾的。现在看起来清澈透亮,那也是咱们的鱼儿立下的功劳呢。因此,池塘人工养殖的淡水鱼,重金属超标风险小于野生的,这是美国人也承认的事实。当然不该用这个概率来猜疑这些鱼,因为回家是有门槛的,能够光明正大回来的,就是纳入中国有关部门监管范围的,食用安全还是有保证的。不过,走私进来的可就说不准了。其实,亚洲鲤鱼第一次声势浩荡回家来,是2011年的事了,但既没有无往而不胜的低价优势,又没有帝王蟹、金枪鱼、三文鱼的高大上,也没有现抓现杀活鱼的美鲜嫩,成不了气候,销量一直在低水平徘徊。这一次卷土重来,并不是冻鱼变鲜鱼了,主要还是美国经济状况不景气,商家钻头觅缝创造商机,另外赴美货轮,总是满载而去,放空返回,鲤鱼的运费问题也就不是问题了。亚洲鲤鱼就有了一点空手套白狼不挣白不挣的诱惑。不过,即便冷冻整鱼走上人的餐桌没有竞争力,还是可以试试深加工的路,鱼粉鱼干鱼罐头,猫咪和宠物狗还是欢迎的。只是,投资这些深加工设备是要花好多银子的。总之,请神容易送神难,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我们自己不要再犯这样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