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富经

 致富经     |      2020-04-21

中欧建交40年来,贸易额不断上升,中国目前是欧盟第二大贸易伙伴。但近年来,在经济低迷的环境下,欧盟有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趋势,限制中国产品进口的案件增加。中国方面则在积极应对,在政府层面加强与欧盟的协调和沟通;企业法律意识和维权能力也不断提升,逐渐能娴熟运用法律武器和贸易规则维护自身权益。

“从产生的深远影响来看,欧盟对华同一产品(无线数据卡)发起的‘三反调查’(反倾销、保障措施及反补贴调查)将不逊于去年美国对华的‘轮胎特保案’,很可能会成为欧盟贸易保护升级战略对华的一种试探,此案一开,更多的贸易保护案件将接踵而至。”上海小耘律师事务所北京办公室主任合伙人张毅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的确,轮胎特保案之后,中国不但遭遇了全球对华轮胎产业的围追堵截,同时美国对华的贸易保护亦风起云涌,而此次欧盟对华无线数据卡产品发起的调查,不但反倾销、保障措施及反补贴调查“三反”齐发,而且针对的都是中国最具创新力的大企业生产的高科技产品,可谓用意深远。  “三反案”疑点重重  来自中国商务部“中国贸易救济信息网”的信息显示:9月16日,欧委会再次对中国数据卡(又称无线宽域网络调制解调器,英文名:Wireless Wide Area Networking Modems)产品发起反补贴调查,这是继今年6月30日,欧委会对该产品发起反倾销和保障措施调查后采取的又一措施。  据了解,三种调查所针对的同一产品涉及中国企业的出口金额高达约41亿美元,是迄今中国遭遇涉案金额最大的贸易救济调查。  对此,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指出,“欧盟对中国同一产品同时进行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调查,这种做法在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的贸易救济实践中极为罕见。”姚坚在同时发表的谈话中表示:中国公众和业界对此强烈不满,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  美国《新闻周刊》9月18日披露的数据显示,欧盟已经悄悄超越美国,再次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已经飙升至3060亿美元。在张毅看来,这也是该案应该得到高度重视的背景所在。  “从前几年全球贸易保护的态势来看,主要都是美国、加拿大对华贸易保护措施频繁,随着欧盟经济在金融危机后陷入低谷,欧盟正在力图一改过去对华贸易制裁相对较少情况。”来自商务部的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实际上,欧盟在本次针对数据卡产品发起调查中,疑点重重,无论是申诉方的主体资格问题,还是对申诉方与应诉方提交问卷在时间程序上的不公平问题,以及针对其所定义的“非市场经济国家”能否“反倾销”与“反补贴”两种贸易措施同时并举,均有待进一步的澄清与商榷。  本次“三反”调查提起方比利时Option公司的申诉方主体资格值得质疑。负责协调此案的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声明指出,欧盟当前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数据卡生产商都没有。而Option公司近年的公开年度报告明确申明,其数据卡产品已经全部外包给中国生产。其中,80%外包给江苏捷普。根据欧盟贸易法规,只有欧洲本土的生产商才有资格成为贸易调查的发起方,而Option公司的外包生产问题,使其申诉的主体资格充满疑点,同时,其作为原告的正常参考价值也应受到怀疑。  “但事实上,欧盟法规对如何界定本土生产商确实未做出比例上的明确规定。而且其在欧洲本土仍有小部分生产。”张毅告诉记者。  当然,不能排除的一种可能是:Option公司有扩大在欧生产的计划,或有来自某方面的授意。据记者了解,目前Option公司和欧委会对于外包生产的问题,始终保持沉默。  与此同时,围绕案件的另一疑点也让中方认为存在歧视性和不平等对待,中国机电出口商会法律服务中心负责人刘慧娟表示:“Option公司是在欧盟立案调查后,拖延了整整两个月才向欧委会交出答卷。然而,欧委会却要求中国企业必须在两周内提交市场经济申请表,而且完全违反WTO关于提交问卷的最低时限要求。”  不仅如此,中国作为欧盟所定义的“非市场经济国家”,欧盟对华能否“反倾销”与“反补贴”两种贸易措施同时并举仍然是一个疑问,因为这涉嫌双重征税。  事实上,2010年8月5日,美国国际贸易法庭根据世界贸易规则所做出的裁决即认定,“美国商务部对中国轮胎同时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的做法构成了重复征税,裁定该做法为非法。”  裁决称,既然美商务部将中国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就必须放弃对中国产品征收反补贴税,因为反补贴税是  针对市场经济国家的税种。  “尽管该案还存在当事方上诉的不确定性,欧盟也不可能直接适用美国的判例,但上述判决至少说明‘反倾销’与‘反补贴’两种贸易措施同时并举存在问题。更何况,按照贸易惯例来看,全球的做法基本上都跟着美国走,一旦该判例被确定下来,欧盟应该也不会与上述做法形成悖反。”  当然,中国企业同样可就“双反”的悖论在欧盟上诉, 或在世贸组织规则框架内采取措施的权利。对于该案,商务部发言人姚坚就表示:“这是欧盟滥用贸易救济措施的行为,中方保留在世贸组织规则框架内采取措施的权利。”  欧盟借此案“威慑”中国  可以说,无论是涉案金额,还是制裁的严厉程度,亦或牵涉行业,欧盟对华数据卡产品发起的“三反”案都足以使其在中欧贸易史上留下深重影响。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对该案的应对态度及“反制”力度将直接影响案件的未来走势。

中欧贸易摩擦呈现新特点

澳门新匍京娱乐app,目前,全球范围内针对中国的贸易保护措施颇为常见。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从1995年WTO成立之日起至2014年底,“中国制造”遭遇反倾销调查1052起,反补贴调查90起,分别占同期总数的22%和24%。

在针对中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案件中,欧盟是主要的发起方之一:反倾销立案119起,仅次于印度和美国;反补贴立案9起,随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之后,位列第4。据中国驻欧盟使团经济商务参赞处的统计,欧盟对华贸易救济调查近3年来数量保持在每年7起左右,并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

首先,欧盟对华贸易救济涉及高科技产品案件数量呈增加态势。据欧委会《中国-欧盟经济与贸易关系》报告,贸易摩擦最频繁的五大行业为化工业、轻工业、冶金工业、机械工业和电子工业。并且,涉华贸易纠纷金额日益增大。以光伏“双反”案为例,涉案金额高达210亿欧元。

其次,欧盟近年来开始更多采用反补贴措施,欧盟全部9起涉华反补贴立案集中发生在2009年以后。由于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欧盟可以更容易地利用反补贴措施针对中国出口企业。

再次,制裁措施的全球影响明显增大。2014年欧盟对中国冷轧不锈钢发起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并于今年3月宣布采取临时反倾销措施。随后,印尼、马来西亚纷纷跟随发起类似反倾销调查,而美国、韩国等国家也可能跟进。

经济低迷刺激贸易保护措施抬头

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以来,欧盟各国经济低迷、复苏乏力,贸易保护有抬头趋势。长期处理欧盟涉华贸易纠纷案件的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余盛兴说,在全球化浪潮中,欧盟部分产业的国际竞争力不断下降,例如意大利皮鞋产业大多停留在小作坊阶段,无法同规模化生产的大企业竞争。

而与此同时,随着中国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中国产品与欧盟产品的竞争加剧。余盛兴举例说,在目前正在调查的取向硅钢案中,虽然欧盟指责中国进口产品倾销或享受政府补贴,但真正原因是产业技术革新后,变压器产业更多采用高磁感取向硅钢,而欧洲相关产业仍在生产传统产品。

欧盟对华贸易保护措施抬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按照中国加入WTO时签署的协议,到2016年12月,欧盟应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对此,很多欧洲产业和企业抱着“最后捞一票”的想法,在中国“非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上大做文章,甚至呼吁欧盟在明年底后继续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中国应对贸易纠纷能力不断提升

随着欧盟针对中国的贸易救济措施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持续增加,中国政府和企业也在逐渐适应和积极应对,建立了商务部、地方商务主管部门、商业协会及应诉企业“四体联动”的应对机制。比起以前“被动挨打”的局面,可谓大有改观。

中国商务部等主管部门积极组织应对并加大交涉力度,一定程度上遏制了欧盟对华发起贸易救济调查的势头。在中欧领导人积极推动下,旷日持久的中欧太阳能光伏产业贸易纠纷得到妥善解决。我国各产业商会和协会的协调作用也在不断加强。余盛兴建议,相关部门应该鼓励和推动企业自发和自愿组成临时特别团体,以应对国际贸易纠纷。

中国企业的维权意识也明显在提高。中国企业越来越认识到,应诉是一种必要的“投资”。在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处理的案件中,广东一家企业在欧盟对华塑料袋反倾销案中应诉,赢得了较低税率。

德国贸易咨询公司IDA位于布鲁塞尔办公室的负责人托马斯·莱希特表示,虽然目前中国企业在欧盟应诉后胜诉的案例并不多,但积极应诉将为中国企业的合法经营和销售活动争取到更多“发言权”。随着中国法律和企业界对欧盟贸易规则的了解不断深入,预期未来胜诉的案例会越来越多。

中国驻欧盟的商务官员杨利军表示,中国将与欧盟进一步加强沟通协作,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中欧产业间需加强对话与合作,争取通过业界协商解决有关纠纷;中国出口企业也要进一步规范出口行为,防止集中低价出口,恶意竞争。中方应敦促欧方遵守世贸义务,及早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避免中国企业遭受不公对待。